• 是什么心情 - [有些话]

    2010-02-23

    有时候,发现自己的话很多。多得如苍蝇般喋喋不休。

    但是似乎越来越少了。

    我开始走向对立面。

    有人说过,每七年你会大变一次,原来在第三次蜕变的过程中,已经到了中后期阶段。

    现在的我,有趣吧。

    幽默的人,有时候真的有悲观主义。

    是什么心情?现在的声音觉得很哀伤,不如少说话。

    心情不好,不是因为喉咙不舒服。
    ...
  • 庚寅,快乐 - [有些话]

    2010-02-15

    过年了,踏入本命年。劳心太多,也没用。

    初一,安然从睡梦中渡过,谁叫昨晚太疯狂。多年来盼望的一秒,谁曾最在乎。

    奈何,太迟也太少。

    花街,你,那些小可爱,很漂亮,很精致,很浓情。

    给我的一切,很难忘。

    我会带猪型马型饰物,渡过庚寅。

    我不信星座,因为我信文峰。

    2010,快乐。

     ...
  • 碎碎的唠叨 - [有些话]

    2010-02-09

    今天算是比较闲,可能经过了昨天疯狂的PARTY ~现在的反差很大。

    天气也一样,又热又湿。导致蚊子又不停的骚扰我。

    真正意义上的新一年快到了,似乎今年的新年礼物却还送不到给自己。很想买那本林夕的书,却始终买不了。有很多卑微的愿望,却总是觉得离我太远。

    今晚听到PP和姑爷的念叨,发现自己还是那样子,还不够现实,但是却没有童话化。

   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精神亚健康状态。或许到了这年纪,每个人都开始念结婚念...
  • 离开 - [某些重要的消逝]

    2009-07-17

    感觉连续多天以来的通顶,弄得我现在有点发烧。

    可以一个人的旅途还继续。

    脚有点软,悲剧。

    可能被灌上水土不服恶名。

    不管了,豁出去了。

    走啦。

    再见,广州。



  •  

    继续通顶,次天早上十点,终于熬不住。便回到宿舍睡觉。镜头导出也基本完成了。我便安然睡去。你们仍然在课室奋展,加油!

    昏睡了,中午十二点接到电话,你告诉我不来课室的理由。

    我在困到极点下,终于忍不住骂了你。为何要在最重要的时刻来这样。至今的答案我也没知道。无奈后,继续无奈。

    继续昏睡。同志们伟大到让我四点起来。

    醒来后,速回课室把打...



  • 又熬了一晚了。

    幸亏有文韬和YO在,要不这个毕业创作真是结尾也做不完。

    刚刚把所有基本的镜头做完了。

    昨天晚上,那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出现了,唉~~怎么可以一点责任心都没了。

    我已经困到抱着草泥马快睡着了。腰继续痛.......

    还有周边没有做好,配音也没做好。

    晚上还要跟JJ出去拿材料。

    心...

  • 昨天,通顶了~

    540师变成热血的模样了。

    完成不了第四PART就不准走,我无聊的时候就去打打狼狗,因为100DPI的事情,算了,都快结束了。

    今天大家也比较晚来,布展的地方!比上一年少了一半。被恶心了~抽签抽到门口位置。阙雷一组只能这样。旁边的是皇兄他们。周边狠不起来,很多东西还没做完,但是我们组的内部问题似乎又要开始,大家要平心静气啊,还有两天了,你们不要吵了。

    今天腰依然好痛,但是怎么样也要...
  • 不知道为何,总想把最后三天的日子记录下来。

    今天,大家都来得很早。去找YO的时候,发现那女人昨晚偷偷回来赶画,我心里也不是好滋味~

    YO啊,对不起你啊~~总要你做那么多东西~

    后来发现狼狗的100DPI问题后,我想疯了~~

    今天才发现我的对正片叠底一直理解错误~郁闷~幸亏刚刚阿宝无聊的时候过来看我画画才纠正过了~

    我一直被常常雷到,王小姐也故作神秘,后来得知此事,除了匆匆...
  • 第一幅场景 - [我的画]

    2009-02-26

    第一次画场景,多多支持~~欢迎告诉不足之处~~



  • 最近上CG课,老师指明要我学学他——翁子扬。

    谁都知道我喜欢BENJAMIN,怎么不教我?

    老师只和我说:色彩的问题,等你提高了自然会学好。

    我想:也是,阿BEN厉害的地方就在色,所以我选择再喜欢多个,翁子扬吧。

    以下系几张我喜欢他的作品。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



    ...